这里各级篮球队最多时有3000余支

在距离贵州黔东南州1000多公里的三门峡灵宝市焦村镇焦村,一场“村BA”篮球邀请赛刚刚落下帷幕。

这场为期8天,乡野气息十足的“村BA”彻底点燃了“篮球之乡”灵宝的整个夏夜。本届篮球邀请赛主要负责人、三门峡灵宝市焦村镇焦村村支部委员张旦旦告诉顶端新闻·河南商报记者,决赛吸引了超3000名群众现场围观,各网络直播平台累计观看超10万人次。

“‘村BA’或许就相当于是村里篮球比赛的最高水平,就像NBA相当于世界篮球比赛的最高水平一样。”在河南男篮主教练李维刚看来,“村BA”的火爆并非偶然,而是特殊环境下烘托出来的。

近日,贵州省黔东南州台江县台盘村的篮球赛事“火”了,热度超过了火热的三伏天,网友们给了它一个既亲切又响亮的名字——“村BA”。

露天球场、草根球队、球技业余、没有明星,在灵宝市焦村镇焦村,一场“村BA”篮球邀请赛也刚刚落下帷幕。

“我们这次的比赛一共持续了8天,有不同职业人群组成的20支代表队参加比赛。”本次篮球邀请赛的主要负责人、三门峡灵宝市焦村镇焦村村支部委员张旦旦告诉顶端新闻·河南商报记者,这是焦村举办的第二届“工生杯”篮球邀请赛。“虽然说是第二届‘工生杯’,但从很多年之前开始,焦村的篮球赛就一直在举办,没有间断过。”

在谈及这项赛事为何叫“工生杯”时,张旦旦介绍道,李工生是焦村人,他开了灵宝乃至西北黄土高原苹果规模生产的先河,被誉为“灵宝苹果之父”。“把赛事命名为‘工生杯’,一来是想传承李工生留下的宝贵精神财富,二来是想把这项赛事名称固定下来,像苹果种植那样,一代代传下去。”

从8月6日晚上开始,李帅波对这场赛事进行了全程直播,“篮球比赛中间有暂停、有中场休息,一场比赛直播下来平均都在1个小时左右,我每天直播两场,加上开场、结束,每天晚上直播时间在两个半小时左右。”

回忆比赛时的情景,李帅波说,比赛前两小时,前排的位置就被小板凳抢占一空;比赛进行时,外围的球迷各显其能,有的搬来了人字梯、有的站在凳子上。

现场人声鼎沸,线上也是讨论热烈,“我一般都是边直播边解说,大家看到表现突出的球员肯定想知道这个人是哪村的,多大了。”在主播的身份之外,李帅波也是篮球的忠实爱好者,说起“灵宝球星”,他如数家珍,“赛场上80%的队员我都能认出来。”

李帅波告诉顶端新闻·河南商报记者,之所以去进行直播,一方面是因为自己喜欢篮球,另一方面也是想通过直播让更多人关注到焦村、关注到灵宝的篮球赛事,“希望能有更多的人通过直播间看到我们‘篮球之乡’。”

“获得本届‘工生杯’篮球邀请赛冠军的球队是——晨翔篮球队!”经过8天的激烈比赛,冠军诞生了。主持人话音刚落,晨翔篮球队的球员们便相拥在一起,共同庆祝来之不易的冠军。

“我们灵宝是‘篮球之乡’,焦村镇是灵宝‘篮球之乡’里篮球氛围最好的乡镇。”晨翔篮球队的领队兼队长吕云龙告诉顶端新闻·河南商报记者,自“工生杯”篮球赛举办以来,他们已经蝉联了两届冠军,“我们打比赛的初衷不是说一定要得第一,我们就是想给灵宝来观看比赛的父老乡亲,还有网上看直播的观众带来一场精彩的比赛。”

在去年夺冠之后,吕云龙和几名队员一起创办了晨翔篮球俱乐部,主要就是给一些小孩子进行篮球培训,“我们都是从小看父辈打篮球长大的,自己也热爱篮球,就想着为灵宝的篮球事业做一点贡献,让我们篮球之乡的篮球氛围更好,技术也更好。”

在灵宝,篮球不是年轻人的专属,老年人也能参与“夕阳红”球队,在本届“工生杯”篮球邀请赛中,最让张旦旦印象深刻的是一支来自西安市的曲江夕阳红男女混合篮球队,“他们中间年龄最大的已经73岁,最小的也都有60岁了,是西安和灵宝两个地方的球员组成的队伍。”

“我是2018年搬到西安的,之前一直在灵宝。”赵凤霞今年65岁,是这支夕阳红球队的领队兼队长,“我也是打小在焦村镇看着父亲打球,那会儿每年春节别人忙着拜年,我老爹就忙着打球,新衣服出门,回来就是一身土。”

赵凤霞告诉顶端新闻·河南商报记者,开始打篮球的30多年来,篮球运动已经成为她生命中的一部分,“我们拿不拿奖无所谓,年纪大了就是一边比赛一边旅游。”

在搬家到西安之后,赵凤霞将灵宝的篮球也带了过去,她依旧坚持着自己对篮球的热爱,每天风雨无阻地去篮球场训练,甚至组建了自己的篮球队,还经常组织球队队员进行训练,“最开始我们一起打球的群只有八九个人,现在已经有一百一十多个了。”

而今,提起位于豫西边陲的灵宝市,很多人都知道那里是苹果之乡、黄金之城,较少为外地人所知的是,灵宝还有着“篮球之乡”的美誉,戴着首批“全国体育先进县”的桂冠。

在张旦旦、李帅波、吕云龙这些灵宝本地人心中,篮球和苹果、黄金一样,也是灵宝的关键词。

据了解,新中国成立初期,灵宝曾经为洛阳地区管辖。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灵宝城乡各级篮球队最多时有3000余支,几乎每个生产队都有篮球队,不仅有男篮,还有女篮。

“下一步,我们还要改善球场、看台,满足更多球迷的观赛需求。”张旦旦说,第二届“工生杯”篮球邀请赛的赞助资金基本满足了赛事花销,实现了自给自足。未来,他希望在“苹果之乡”“黄金之城”外,让作为“篮球之乡”的灵宝被更多人知道。

“‘村BA’或许就相当于是村里篮球比赛的最高水平,就像NBA相当于世界篮球比赛的最高水平一样。”河南男篮主教练李维刚在接受顶端新闻·河南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村BA”的火爆并非偶然,而是特殊环境下烘托出来的。

“疫情之后,专业的篮球比赛很多都停办或者延期,民间篮球赛比较接地气,谁都可以去参加,老乡们也都可以随便去看,不用出钱买门票。”李维刚称,在专业赛事停办或延期的时候,民间赛事刚好弥补了这种空缺,大众的关注度自然就流到了乡村,再加上现在国内篮球氛围非常好,各种短视频平台传播也比较快,所以民间赛事这两年特别热。“不管什么级别的比赛,观众们有球看了,并且看着热闹”。

李维刚告诉顶端新闻·河南商报记者,大众体育发展得越好,受众也就越多,给省里、给国家输送的人才也就越多,“这肯定是个好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