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首次公布五代机测试投掷核弹视频

美国媒体近日公布了F-35A战斗机进行B61-12型核炸弹空投测试的画面,这是美国首次公布第五代战斗机测试投掷核武器的视频影像。

据美国The Drive网站“战区”专栏11月23日报道,在近日解密的一段视频中,F-35战斗机投掷B61核弹的画面首次曝光。

报道称,美国桑迪亚国家实验室、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与美国空军开展合作,于近期完成了F-35A战斗机的新一轮飞行测试,此次测试是该机集成最新型的B61-12型核弹测试的一部分。测试中F-35A战斗机以超音速飞行,并从内部弹舱中投掷了一枚B61-12型战术核炸弹。

根据桑迪亚国家实验室发布的消息,超音速投弹测试已于8月25日在托诺帕试验场进行。F-35A战斗机从10500英尺(约3200米)的高空空投了B61-12核弹,炸弹大约用了42秒击中预定目标。

“我们在托诺帕试验场成功了执行了这一首次的、具有历史意义的F-35A飞行测试,并且达到了预期目标,”托诺帕试验基地负责人布莱恩·阿德金斯说。桑迪亚实验室B61-12系统团队的负责人史蒂文·塞缪尔表示:“这是首次测试所有的系统,包括B61-12核弹与F-35A战斗机之间机械、电气、通信和投放系统。最新的这项测试是F-35A战机和B61-12核弹项目的关键。”

报道称,这次投弹测试意义重大,因为F-35A战斗机将在其内置弹舱装载B61-12核炸弹,而不像F-15E战斗机采用翼下挂载的方式。美国空军现有的B2隐形轰炸机以及未来的B21隐形轰炸机也将在内置弹舱里携带这种核炸弹,但这两款轰炸机只能飞亚音速。

通过公开的测试画面可以看到,在B61-12核弹弹体中间有一对转向火箭,当炸弹被投下后,通过这对火箭驱动让弹体旋转,从而获得更高的打击精度。

F-35A战斗机携带B61-12核弹的飞行测试至少从2019年就已经开始。F-35联合战斗机计划办公室曾在今年6月公布过相关试飞照,但随后又将其撤回。今年3月,桑迪亚实验室宣布,该实验室已经证明B61-12核弹与F-15E“攻击鹰”战斗机完全兼容,还说在今年6月份的时候也在B-2“幽灵”轰炸机上进行了同样的测试。

报道称,为F-16C/D战斗机整合B61-12核弹的工作仍在计划中,这也是为支持对北约的核承诺。另外考虑到德国计划采购F/A-18战斗机来取代其现役“狂风”战斗机,在F/A-18战斗机的武器库中增加B61-12核弹也被提上了日程。(徐璐明)

中国石化上海石化首套大丝束碳纤维生产线实现中交,意味着项目设备安装全部完成,为下阶段试生产迈出关键一步。

中国科学院成都生物研究所等单位的科研人员在大熊猫国家公园卧龙片区发现了兰科盆距兰属的一个植物新种。

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生物工程师开发了一类新的仿生3D相机系统,可模仿苍蝇的多视图视觉和蝙蝠的自然声呐感应。

美国普渡大学的研究人员通过使用光子和电子自旋量子位来控制二维(2D)材料中的核自旋,实现了在2D材料中写入和读取带有核自旋的量子信息。

一批骨干企业成为国家战略科技力量,一大批中小企业成为创新重要发源地,形成更加公平公正的创新环境。

海山被誉为“海底大花园”,由于特殊的地理特征和水文条件,造就了独特的生物群落和生态系统,是多姿多彩的海洋生物聚集地,也是深海生物多样性研究的热点地区。

美国斯坦福大学研究人员正在研究操纵植物生物过程的方法,以帮助它们在各种条件下更有效地生长。

全世界有1200多万人患有角膜盲症,即当眼睛的透明保护外层因损伤或疾病而变得模糊或畸形时就会导致失明。

长时间注意力集中会导致谷氨酸在大脑前部区域积聚,而谷氨酸过量会使进一步的脑力工作变得困难。

目前的研究结果表明,借助稀土元素的合金材料,可以制造出体积小、磁性密度高、有足够悬浮力的永磁体。

我国真空测试计量领域首项ISO国际标准发布,实现了在该领域国际标准方面“从0到1”的突破。

近日,由宁夏大学主持的自治区重点研发计划“宁夏酿酒葡萄智能化农机装备研发与应用”重大项目通过专家验收。

针对镁电解质方面的问题,崔光磊研究团队通过大量的筛选测试和理论分析,确立了硼(铝)基镁盐的合成路线,开发出一系列高性能硼(铝)基镁电解质体系。

随着“西电东送”战略的实施,清洁能源大规模开发和外送,我国逐步建成了世界上电压等级最高、输送距离最远、交直流混联的特大型复杂电网。

近日,在国网天津电科院高压试验大厅中,科研人员正在检测一个像鱼一样的机器人的各项性能。

加强培养企业创新主体,完善科技型企业全生命周期梯次培育体系,2022年上半年,全区高新技术企业保有量达3300家以上,国家级孵化器保有量达到22家。

为推动高能物理领域的资源共享,2019年,科技部、财政部认定了国家高能物理科学数据中心,给予其稳定支持,推动高能物理科学数据的开放共享。

研究人员表示,气候模型预测可能普遍低估了1979—2021年间的北极放大效应,他们呼吁更详尽地研究北极放大效应的机制,以及它们在气候模型中的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