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奴十二年》真实经历改编的电影用艺术揭开黑奴制历史真实

原标题:《为奴十二年》真实经历改编的电影,用艺术揭开黑奴制历史线年奥斯卡提名公布时,《为奴十二年》一定会是重磅电影,事实也确实如此( 2014年奥斯卡最佳影片)。

这部电影改编自所罗门诺瑟普的自传,讲述了从1841年到1853年在路易斯安那州农场当奴隶的十几年的时间。 在描绘奴隶的生活和工作条件时,《为奴十二年》没有贩卖任何东西。 残酷的场景通常是毫不畏惧地描绘在滑向NC-17边缘的场景中。

编剧约翰里德( John Ridley )创作的剧本浓缩了诺萨普(切瓦特埃加福德)的历史,他是一个在纽约受过教育的自由人,结婚后有两个孩子,由于诱惑被答应高薪,被绑架后卖给奴隶主

我在农场辛苦工作了12年,为各种各样的主人服务。 他找到了盟友,找到了想告诉他在北方的困境的加拿大白木匠。 获释后,出版了诺瑟普的故事,卖出了约3万册。 被遗忘约一个世纪后,在20世纪60年代被再次发现。 史蒂夫麦奎恩( 《羞耻》 )的电影不是第一次改编,1984年所罗门诺萨普的《奥德赛》讲述了这个故事,但与《为奴十二年》相比,暴力和野蛮的描写大幅缓和。

这部电影用恐惧诉说了人类的残忍。 虽然影片中全体白人卑鄙的——本尼迪克特坎伯奇饰演的福特和布拉德皮特饰演的巴斯并非反例,但即使是最优秀的男人也会受到当时社会和文化习俗的束缚。 两人体现了南方白人最讨厌的一面,——福特土地的工人特维斯(保罗达诺)和棉花种植园主埃德温爱泼斯(迈克尔法斯宾德)。 他们认为黑人不是人,所以对待他们是合理的。 埃普斯还用《圣经》的诗句证实了他偶尔的恐怖行为。 据说圣经几乎可以用来为任何暴行辩护。 这只是一个例子,埃普斯的观点在南北战争之前、期间乃至之后,在整个南方得到了广泛的认可。

《为奴十二年》由切瓦特埃格福德主演,他的表演获得奥斯卡提名。 就像丹尼尔刘易斯在2013年执导的《林肯》一样,这是一次表演上的大转折,远远超过了其他有价值的电影。

麦昆用长特写捕捉了艾加福的表情,表达了各种各样的感情。 这种感情很坚定,他们直接切入主题。 埃格福德也同样精彩地描写了诺瑟普被绑架前舒适的家庭生活,他早年被囚禁时的混乱,以及他在压迫枷锁下挣扎时的决心。 他的《奥斯卡时间》出现在电影的最后,即使是最冷酷的观众也会流泪。

作为电影中的反派,迈克尔法斯宾德( Michael Fassbender )塑造了一个不仅堕落到骨髓,而且精神错乱的埃斯(不是酗酒和宗教狂热的原因,而是某种精神疾病的原因) 这个角色比保罗达诺演的底比斯更可怕。 因为他的不可预测性和他的权力地位。 他命令诺萨鞭打帕尔齐(卢比塔尼翁)的场景,在今年的电影中几乎是看不到的。 主要人物的表演将《为奴十二年》本引人入胜的史诗提升到了更高的水平。

如果说对演技有什么不满的话,那就是对小角色的不满。 通过将保罗吉亚马蒂、阿尔弗雷德伍德和布拉德皮特用于次要部分(接近扩张的客户群),它创造了“发现明星”的瞬间,更多的是分心而不是资产。 虽然皮特的演技没有任何问题,但他传奇般的存在感压倒了不成熟的角色。 这不是致命的错误,但却是一个值得商榷的选择。 这部电影强大到足以克服这些小错误,但我不应该这么做。

汉斯齐默经常因夸张的音乐而受到批评,但他的作品恰到好处。 加强了大多数情况下的紧张和严厉。 麦昆还费尽心思再现了内战时期的农庄,利用原始材料和其他历史文件的细节传达了电影的时代特征。

《为奴十二年》引起躁动和不安,只有这样的故事才是。 电影中有勇气和救赎的因素,但挥之不去的印象让人想起人性的阴暗面是多么丑陋。 就像一部关于纳粹德国的电影一样,这部电影展现了经济繁荣和植根于文明基础的恐惧。《为奴十二年》绝对不是轻松愉快的,但它提供了比90%的电影更有价值的电影体验,给人留下了难以被忽视和消除的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