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手球队员自理伙食 生活条件差得触目惊心

在队员们的训练过程中,一直有一位身材瘦弱、目光温柔的中年女人站在旁边,不断地给队员加油助威,她叫邵莉莉,是球队领队。门将吕艳梦被球砸到了,痛苦地蹲了下来。邵莉莉连忙冲她大喊:“好门,好门。”待小姑娘重新站起来后,邵莉莉小声告诉记者,“男队员攻门的球,力量大得很,打在个小姑娘身上很疼的。这些孩子真的很咬牙。”

邵莉莉年龄在50岁左右,曾经担任过山东手球队领队,现在大批现役和已经退役的队员、教练,都是她曾经带过的,他们都亲热地称呼她“老娘”。而这位“老娘”,不仅是球队的领队,还是厨师、保姆,这些大孩子们的大小事,都得她操心。

“每天早饭是队员去买,午饭和晚饭都是我做,一般就是一个菜、一个汤。汤就是紫菜汤或者西红柿汤。骨头汤不能随便给队员喝,不然要长骨龄的。我们这一个队员,才1993年的,一测骨龄成1987年的了,都是在家的时候吃得太好,骨头都长死了。”邵莉莉仔细地给记者讲着。训练进行到后半段,她带记者去了队员们住的地方。

“条件有点差。”邵莉莉似乎有点不好意思。宿舍就在训练馆后面,几件简陋的平房。“房子是我们自己盖的,租房子太贵了,自己盖还省点钱。”邵莉莉先打开了小队员的屋子,一间目测10平方米左右的屋子,被四张上下铺填得满满的,队员的行李放在床下,大衣只能挂在床头,这样一来,房间显得更小了,记者想拍张照片都找不到合适的落脚地。

大些的男队员屋子略微宽敞一点,那是因为只放了三张上下铺的缘故,这个房间有暖气,所以比小队员的屋子暖和,但屋里的异味更大了,斑驳的墙皮显得房间更加破败。

相比较而言,女队员的房间是最大的,不仅因为人少 ,还因为这个房间兼着饭堂一张不大的旧桌子上摆着水壶和茶杯,邵莉莉告诉记者,队员们分三批在这里吃饭,这个房间隔壁是厨房,而厨房的一侧还同时是浴室 ,里面的器具同样破旧。“队员的衣服都是他们自己洗,没办法 ,小孩子也得锻炼,青岛的队员很多把脏衣服攒着,周末偷偷拿回家去了。”邵莉莉笑着说。

厨房的旁边还有一个小屋子,邵莉莉说,那是带女队员的教练邵峰住的,“女队员得有教练看着。”记者注意到屋子里还有件奢侈品空调。“这个只能制冷,不能制热。”邵莉莉不好意思地说。

作为“老娘”,邵莉莉始终为一件事自豪,那就是这些每天认真工作的教练,“体育局发给他们的补助,每个月一千块钱,还要扣掉一半,完成省运会的任务才能补发,现在他们每个月就500块钱,你想想吧,现在干什么不比这个挣得多?如果不是真的对手球有感情,真把培养人才作为自己的事业,谁还会留在这里?”邵莉莉感慨地说。

体育局给的任务是,省运会要拿到6块金牌,省运会的第一名是4块金牌,每下降一个名次递减半块。也就是说,至少男队要拿到第二,女队拿到第四。“男队现在的情况是,潍坊肯定是第一,其他几支球队争这个第二名,我们偏有名主力队员,父亲查出得了食道癌,这个月离队了。有他在我们拿第二名希望很大,没了他,胜算大大减少了。”邵莉莉说,最近一段时间,她一直在跟几名教练商量这个问题。

没有编制是教练们收入得不到保障的重要原因,邵莉莉说,她一直在争取,但是太难了,“我们这些教练 ,当年都是很出色的队员,他们的水平绝对没话说,已经培养出不少孩子了。现在山东省队和八一队都有我们不少队员,前几天八一队刚挑走四个女孩,这不广东队又来挑人了。”

邵莉莉希望尽可能地改善教练的条件,可是她也无能无力,“全运会山东队拿了第二名,场上两名绝对主力都是我们的队员,省体育局说有奖金,可是直到现在也没拿到。

眼下的这支青岛手球队是邵莉莉于2007年组建的,“当时退役的老队员都找我,体育局也找我,我本来不想干的,可是我也实在想让咱青岛有这么支队伍,我们可是‘手球之乡’啊。”邵莉莉说,青岛一向盛产手球人才,“历届国家队都有青岛球员,我们也给八一队等这些专业队输送了很多队员,可是我们的条件一直得不到改善。”

邵莉莉说,现在她最头疼的还是招生难,“条件不好,很多家长不愿意让孩子学。”每个月没有补助,还得自交伙食费,生活条件又这么差,“去学校招生,学习好点的家长没有愿意让来的。来的都是不想学习的,我们至少保证能让孩子有青岛市体校和青岛市军体校的学历,一个是中专,一个是大专。”

然而关注度低导致拉赞助难,没有赞助,条件就差,条件差孩子不愿意来,关注度只会更低,这似乎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邵莉莉对此也感觉很无奈,“就拿全运会来说吧,第二名是很好的成绩了,八一队才第三,夺冠热门北京队才第四,但是媒体对这点报道得很少,大家也没有人注意,手球可是奥运项目啊,而且对抗激烈,非常好看,你只要仔细看上一场就会喜欢的。”

现在邵莉莉最大的希望是能把手球列入青岛市运动会的正式项目,“连潍坊都早纳入了,只有我们青岛没有。这样各个中学就会对手球重视,也就愿意学生学手球,可以解决我们招生的难题。”

一个月500块钱的收入,这个数字,比 760元的青岛市最低工资标准要低得多。即便是最后完成任务,拿到其余的一半,一个月一千块钱也还不如酒店服务员。足球预备队的小球员,补贴也不止这些,而这些教练,这些大男人,采访的过程中,我一直在想,他们的日子怎么过?

那样狭窄的房间,除去安放了四张上下铺,剩下的空间站两个人都很挤,一个稍微胖点的人转身活动都困难。那斑驳的墙皮,所有人共用的一个洗澡喷头设在厨房里的浴室,无一不让看的人心酸。这是我所见过的最差的运动队条件。我想起了这两天报道的国家女排鲍鱼龙虾随便吃,想起国足外战一天的伙食费就顶这些孩子一个月的标准……

当然,这不能比,国字号与地方队,还是不受重视的冷门项目。可是对于运动员和教练而言,不管什么项目,他们付出的艰苦程度都是一样的,他们之间即便该有差别,却要这么天壤之别吗?

一个朋友气愤地说:“中能还抱怨他们的条件差,伙食差,该让他们去看看人家手球队,把他们惯的!”而我只能说:“这个……不是一回事。”可是我自己也觉得这辩解苍白无力。难以忘记那些队员投向我的好奇目光从来没有记者去采访他们,在我叫过两个队员想问几个问题时,他们羞赧地躲到教练身后,小声问:“我要说什么呢?”而数落他们没见过世面的教练自己,也带着明显的紧张。我的眼前始终浮现出队员们的宿舍,想起那面简陋的墙上张贴的“表决心”宣言,那些稚嫩的字迹,字字浸满希望 。

未完成赛季初定目标 江苏队球员工资六成被扣2010.03.30

球队出局队员工资扣六成 江苏主帅:没故意输2010.03.29

周妍要退役冬季中心不点头 低工资非最大诱因2010.03.29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线号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 (粤)—非营业性—2017-0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