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冀平创作《甲子园》源于人艺精神

作为北京人艺60年的建院大戏,北京人艺的院长张和平曾在许多场合称,剧本是“一个剧之本”,最终,曾经创作过《天下第一楼》《德龄与慈禧》等话剧的剧作家何冀平创作的《甲子园》从原创的7个剧本中脱颖而出。昨天,何冀平谈到整个创作过程时坦言:“北京人艺老一辈的艺术家带给我的影响激励着我把这个剧本创作出来。”

谈到接受创作剧本的初衷,何冀平称:“北京人艺对于建院60年剧本的要求是原创、现代、北京,我虽是北京人艺培养出来的编剧,但是我离开北京到香港已经有23年了,开始的时候,我并没有把这件事和我联系在一起,这也不是我的长项,但是苏民老师这些人艺的老艺术家对剧院很关心,当时他们就和我说:‘冀平,人艺60年还没有戏演呢,你看看你的剧本中有没有可以演的。’我和剧院的感情非常深,当时我就想既然剧院需要我,我就试试看吧。”

何冀平坦言,她接受这个创作任务内心非常纠结,也觉得挺冒险的,因为她知道肯定会有很多人拿这个戏和《天下第一楼》比,但是那个时候已经是2011年的11月份,容不得她想太多,她只能放下手里的工作开始创作。何冀平说:“作为一个剧作家,我特别认同一个英国剧作家说的话,他说创作的过程就是两只眼睛瞪着空白的稿纸,直到把额头瞪出血来。我在创作《甲子园》时,家里到处都是纸和笔,只要想到点什么就赶紧记下来,常常是头一天晚上觉得没有问题了,等到第二天早晨又全部推翻,那个过程真的挺痛苦,直到一个月后我给了剧院第一版的初稿。”何冀平称,为创作这部戏,她把在香港20多年摸爬滚打练就的十八般武艺全部用上了。

何冀平称:“人艺给我的精神将一生一世陪伴着我,这个戏中贯穿着人艺这些老艺术家的精神。”何冀平回忆:“那年我创作的《曙色紫禁城》在北京演出,我请黄宗江老师来看戏,他看了之后什么也没说就走了,我当时还有点不舒服。两个月后黄宗江老师过世了,他的女儿来找我,把黄老发表在《文汇报》上的关于我的《曙色紫禁城》的文章拿给我看,当时我的心里非常感动。”何冀平说:“我在人艺接触过的老艺术家,他们每个人身上都有这样的故事,像曹禺、吴祖光、何西来等等这些老艺术家,他们对待生活的认真、执着、负责的态度,像金子一样难能可贵。这些精神冲撞着我、冲击着我来创作这样一个作品。”

正是由于受到这样的影响,何冀平介绍,在她的作品中,老人院的老人们不是人们想象的那种需要被怜悯的对象,他们是一群看淡生死、内心豁达、非常有性格的老人,相反,剧中的一些年轻人则是整天皱着眉头,充满算计。

何冀平称:“虽然我在北京的时间不是很多,但是我经常一打开电视就看到一家人为了房子在那争、吵架,所以我希望这部作品传递一种爱,这个剧的结尾有一句台词说的就是‘把爱还给应该爱的人’。”

何冀平透露,尽管这个剧本已经改过几稿,但是在排练过程中还将继续对剧本作出修改。何冀平说:“当时我在创作这个剧本的时候就想,如果剧院能有几个老艺术家来演这个戏就好了,没想到一下子来了这么多的老艺术家,这是普天下的剧作家都希望有的一个机会。”

对于是否要为老艺术家量体裁衣,何冀平坚决地表态:完全不需要。她说:“这些老艺术家塑造人物的能力非常强,完全不用剧作家来按照他们做任何的改动。相反这些老艺术家会让剧中的人物增色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