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子园》五代演员同飙戏耄耋戏骨展情怀

作为“颂扬北京精神讴歌伟大时代——2012年北京市优秀剧目展演”的优秀剧目,北京人艺建院六十周年的庆生原创大戏《甲子园》在首都剧场上演。朱琳、郑榕、蓝天野、王姬、雷佳、蓝盈莹等北京人艺五代演员同台“飙戏”。昨天,《甲子园》在京举办座谈会,何西来、叶廷芳、解玺璋、黄维钧、张先等14位专家为话剧《甲子园》的演出把脉。

该剧的视角对准了一所名为“甲子园”的老年公寓,通过一位回国的年轻海归和老人们之间发生的矛盾冲突,揭示当下社会几代人的人生关怀以及文化冲突与融合等诸多现实话题。为了演好这一群个性鲜明却是同样豁达的老者,90岁的朱琳只要是进了排练厅,就会拿出十足的精神头儿,她自己加的台词,令编剧何冀平潸然泪下。88岁的郑榕则为了自己的角色,亲自走访了一位九十多岁的老将军,听他讲战争岁月中那些线年未演出话剧的王姬,此番回归话剧舞台也别有一番心得,“出演这部戏是我对娘家——北京人艺的一次反哺,我本身是‘海归’,在戏里也演一个‘海归’。”能与老艺术家同台对戏,更是王姬此次排演的美好记忆。她说:“朱琳老师90岁高龄,戴着助听器,台词却能轻松地说出来,就一场戏,只在半个小时排完,这种老戏骨的魅力和功力让人感叹。”

该剧的导演任鸣称,话剧《甲子园》是一个体现了人艺精神和人艺风格的戏,“能够和这些老艺术家合作,导演这部作品,我三生有幸、受益终生。”任鸣说:“这些老艺术家在舞台上的表演显示了他们对艺术的虔诚,他们带给观众的那种美好是非常伟大的,随着时间的推移,会更加证明这个戏的价值。”

任鸣举例说,“蓝天野老师是一个非常富有激情的艺术家,作为艺术总监,他给我们提出了很多好的建议,以前我们担心老艺术家的身体,但是蓝天野老师说,‘只要我能演一场,我就能全部演完’。”任鸣说,郑榕老师对人物的塑造可谓精雕细刻。我曾经陪着他去采访一个90岁的老将军,他就拿着本在旁边记,对于每一个字都反复揣摩。任鸣表示,虽然自己是这个戏的导演,但是每天晚上看这些老艺术家的表演,还是觉得受益匪浅。

何冀平介绍:“这个剧中这些可爱的老人,创作灵感就是从北京人艺的老朋友身上来的。”何冀平回忆:“在看了我创作的剧本后,郑榕老师写了两大篇的人物分析,他说在剧中演的这个人就是要将最后一颗子弹射向人间的贪嗔痴怨,这句话真是说到了我的心坎里。我本不敢奢望朱旭老师会来演我的戏,结果她看到我之后,握着我的手说:‘谢谢你在北京人艺最艰难的时候给北京人艺写了这样一个作品’,让我非常感动。”何冀平说:“人艺给了我谋生的能力,正是这些老艺术家带给我的感动给了我创作的激情。”

话剧《甲子园》是带有庆祝、纪念、仪式性、回顾性的演出。演出没开始之前,票已经订得差不多了。因为很多观众的生活已经跟人艺的演出融为一体。蓝天野、郑榕、朱旭、朱琳这几位老演员,一出场还没说一句词,观众就热烈鼓掌,甚至朱琳一出来,观众的眼泪就掉下来……因为看到朱琳,观众联想的远不止这一出戏,他会想到朱琳扮演的一系列的戏。不管是看到蓝天野还是郑榕,都会让观众联想到他们一生在人艺舞台上呈现给我们的一个个生动的形象。

《甲子园》很有情怀,这种情怀不是做出来的情怀,是以很平静的心态在审视事实。其实剧本在舞台上都是剧作家的想象,跟现实没有什么对比关系,但是这个想象的世界里,剧作家能够平静是一个很难的事情。看《甲子园》,有一种温馨平静的气氛,但那种温馨后面,我看到了一种残酷。它不是一个关于老年的赞美诗、一个几度夕阳红的歌谣,我甚至觉得里面很多形象的结局,由于有这些因素的介入,变得不太好琢磨。

《甲子园》中蓝天野老师的声音多年未听,现在还是那么悦耳、生动,从头到尾就像一把大提琴,优美动人。我能感觉到剧本里的生活,编剧眼里充满同情,甚至是赞赏,也有别的东西。在今天这样一个环境下,有这么一个写作者能把她的作品写得那么沉思,甚至是忧郁,很难得。编剧不是要讲道理或是讲一个很玄妙的故事,而是要给人展示一片生活,展示在编剧心里的一个个鲜活的人物。

在日中企遭袭城管眼神执法北航教授打老人习警告日方美大使座驾遭围攻国际油价暴跌芙蓉姐姐 永别沪指跌逾2%农运会比赛造假王乐乐情书表哥局长公开工资陶喆女模秘婚孙楠离婚协议盖茨 福布斯首富